服务热线:400-8061-060(服务时间:工作日08:30-19:30;周六日08:30-17:30)
400 806 1060
热搜 : 单海洋 秘书 行政 中高层 营销 销售 研发 团队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王石:熬过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

王石:熬过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

2018-04-07 11:37:19
分享到 

王石:熬过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jpg


在“回归未来”主题演讲过程中,王石一度泪流满面。

2017 年,历时 2 年半的宝万之争尘埃落定,深圳地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6 月 21 日,王石正式卸下万科董事长一职。

有人认为,过去这两年,对王石而言是人生中的至暗时刻,但王石说:

不算是。

1

我也是人

我不是圣人

就我个人经历来讲,从 80 年代到现在,我经历的最黑暗的时刻,是 2008 年汶川大地震。


当时有一个帖子,内容有两条:

第一,王石认为万科捐款 200 万是合适的。

第二,王石提示员工捐款不要超过十元钱。

这两点,让我成了历史罪人。


一个曾经很有影响力、很有名望的著名企业家,还是登上过珠峰的这人,突然被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

我追求的伟大企业,在道德上一定要有制高点的,当时却被抨击:

你虽然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你的道德还没有坟头儿高。

恰好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争论的问题,到今天也有争论。对于我来讲,那是一个非常难受的时刻。


首先,我感到非常孤立;其次,这是我个人(言论)带来的。

一直以来,我和我的团队都在为捍卫万科的文化而战斗。

大家提到了过去两年的“万宝之争”,我想说,我们在捍卫万科品牌和万科文化。

尽管资本市场不这样看,他们认为应该是以资本的角度来说话。

但回忆 2008 年汶川地震,因为我一个人的言论引发了对万科公司的冲击。

我也是人,我不是圣人。

突然被网民、被主流舆论否定时,我是非常痛苦的。当时群情激愤,公司信用受到很大冲击。


但我认为我没有错,我的痛苦就在于,我的信念认为我没有错。

但整个舆论认为你王石不但错了,还到了十恶不赦的地步,因为你很吝啬。突然在公众形象上,我成为一个吝啬的人。

我是吝啬的人吗?我是吗?我不认为我是。

但是问题在这儿,我就处在这样一个位置,我感到非常孤立,非常无援,感到自己非常软弱。

这个时候有人劝我:王总,你现在必须辞职,而且要离开这个国家。你制造的这个事件,大家多少年以后会重新审视。

但我不能为了将来如何评价而离开,我不会因为这个理由而辞职。


但我对辞职做了准备。准备什么?


如果我的言论影响了万科股价,投资者受损失,我会辞职;

如果消费者拒绝买万科的房子,万科销售受影响,我会辞职;

如果万科员工觉得董事长错了,他们罢工,要集体辞职。我会说,他们不用辞职,我辞职。


只要这三种情况不会发生,那么我就不会辞职,但我心里是非常痛苦的。熬过那段时间是非常难的,但熬过来了。

2

我是怎么走过来的

和你分享四点

如何熬过内心的痛苦?


第一、我做了最坏的打算。

我甚至准备了肉体上被消灭,当然我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你做了最坏的打算,还准备接受,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第二、要保持乐观的态度。

谁知道十天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谁知道一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第三、努力是非常重要的。

你尽力了,失败了也不会后悔,因为你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反过来讲,如果没有尽力,因为心存侥幸,最后失败了,你一定会后悔,为什么当时不再努力一下。

不是有句话叫:

胜利往往在最后一下的坚持努力当中。

所以一定要坚持努力。


第四、如何面对最困难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

这一点是我今天想特别分享的。

我相信褚时健厂长和他的夫人马大姐,是最有资格讲这个的:


王石:熬过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jpg


如何把苦难的经历变成财富?

我谈的例子是汶川地震,这件事给我留下的财富是什么?

我总结为,虽然那年我 57 岁,但有人说我像个青涩的苹果,还是很不成熟,对很多事情认识得很幼稚,这里不是说反讽的话。

比如说我作为一个董事长,我说的话,不是错或者对,但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负面反应,影响了公司品牌,影响了股东对股票价值判断。

虽然我个人还是认为我没有错,但我应该对万科负责,应该采取紧急措施。


不要把你个人的情感、个人的诉求和企业等同起来。

这样总结出的感悟,成了我的财富。

当我意识到我个人的影响力比我想象中大的时候,当万科公司的社会影响力比想象中大的时候,就应该有更多的担当,更多的责任,同时忍受更多的委屈。

3

主动放下

才是真正的考验


1998 年,万科成为中国上市公司中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但也就是那一年,我决定辞去总经理职务。

为什么?

因为对我来说最大的成就,不是将万科做成了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而是将它打造成第一批的股份公司。

我在整个过程当中因为担任了这样的角色,成为全国知名人士,也可以说是人生进入了一个高峰。

但我决定辞职,并不是从万科退休,而是为了一个现代企业的健康发展,不应该让我在这个舞台上占用更多资源。

我觉得,一个现代企业更多的应该是建立制度。需要的是团队,是品牌,而不是老板的个人魅力。

我现在个人影响力大,看起来对万科有好处,但反过来讲,也可能会造成杀伤力。


4

我给万科

带来了什么

第一、选择了行业多元化,选择了房地产。

第二、建立一个制度,建立企业制度。

第三、建立了这样一个团队。

第四、品牌。

我记得宣布决定的那天,一切都非常平静,我睡觉非常平稳,第二天早晨也没有什么感觉。我和平常一样地来到公司。当然,办公室变得不再一样了。

我说人呢?平时有很多业务经理什么的向我汇报,让我签字,可是这一天冷冷清清。

有点虎落平川的感觉。


这是一个终极问题:

对许多企业家来说,不是企业离不开你,而是你离不开企业。因为你没有了自我,没有了存在感和价值感。

其实,对每个企业家来说,放下都是早晚和必然的事情。人的生命,包括职业生命都是有限的,最终你都要放下,但这是被动的。


主动放下,才是对你的考验。

很多企业家说我也学习放下,但不是我不想放下,是公司离不开我,离开一个礼拜,就天下大乱了。这方面我是有体会的,这是不容易做到的,我相信我做到了。

我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你想放下还不行,你就是克服了权力欲也不行,你一定要给你自己再开辟一个新天地,到社会上开辟一个你可以发挥作用的场所。

这就是为什么 1999 年之后,我更多地到社会上做公益,到社会上做慈善,到户外去做我个人儿时实现不了的梦想:

登山,飞伞,帆船,赛艇…


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要看他由高峰跌到低谷再反弹的能力。

褚厂长(褚时建)的人生,也经历过至暗时刻。从监狱出来之后,73 岁,带着老伴到哀牢山去创业。

我还记得在那之后第一次见他的情景,他戴着一个草帽,圆领衫,开着口的,正在和一个民工讨价还价,就是修水泵,人家要 80 块钱,他给人家还价 60 块钱。

你会发觉这是一个曾经叱嗟风云,一年利税 300 亿的烟草大王,在山头上跟修水泵讨价还价。


我就问他,种的成苗什么时候能够挂果?

他告诉我6年,去的时候是 2004 年,再去的时候已经是 2010 年了,他已经 90 岁了。

所以他这样一个大起大落,曾经那么辉煌,又那么遭难。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80 岁之后的状态应该是什么样的。我非常感慨,非常有启发。

5

创业

是一场生死战

我从 32 岁开始创业。

1983 年我来到深圳特区创业,第一笔单子是卖玉米饲料。

1983 年,是一个万元户都不得了的时代。我一个月能赚十几万,正在我风声水起的时候,我开始聘请了两三个民工,文化程度都没有上过初中,我白天带他们干活,晚上我就当教员给他们上课讲语文,讲数学。

我记得很清楚,给他们上完课,光着膀子在记帐,虽然创业阶段过得艰苦,但还是很愉快。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赚钱赚到三十多万,发生了一个事情叫肥鸡丸事件。

鸡饲料有致癌素,养鸡场的小鸡没人要,现饲料厂也就不要饲料,玉米也没人要了。3000 块钱一吨的玉米,被我 200 块钱当鱼饲料卖。

不仅我赚的 30 万赔进去,还净赔 40 万。

我当时谁都没告诉,回到大连将大连、天津、青岛的玉米库存一扫而光,但是我约定,货到一百天付款。

因为他们也积压着库存,想运运不出去,所以就同意了。

我为什么订这些货?现在回想起来就是赌。

我就赌你香港人不可能不吃鸡,当你要玉米的时候发现谁都没有,就我有。

这个逻辑当然没有错,问题在时间上的压力,因为我一百天后要付款的。

所以我特别希望这个船被暴风雨打沉,打沉了我有保险。这时候我发现我心底的阴暗面,我担心货到了没人要,所以宁愿希望船沉。

就在这时,香港的《大公报》、《信报》给了一条信息,香港要吃鸡了。而第一条到的船上载有 7000 吨玉米,被两个大饲料厂分了。

多年后回顾,这算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6

人生的第一桶金

意味着什么

作为一个创业家,一无所有的时候,有的是想象力。

敢闯、不拘束,当然也有赌博心理,实际上我的成功带有一部分运气和侥幸。

之后你会发现,你做生意基本是参杂着这样一个赌博和冒险,而且类似这样的情况很多。

创业是需要承担风险的,创业初期往往会遇到“赌博”的成分,你要有胆识。但企业做大之后,“赌”就会造成很大的风险。

7

慈善公益的本质

是什么

2003 年,我被朋友带着去参观一位德国女士开的盲童学校。

我想,可能是让我去捐钱吧,心里带着一丝“给予者”的优越感。

孩子们唱歌欢迎我们的到来。领唱的男孩来自拉萨,叫久美,他纯真、激情而富有表现力的嗓音令人联想到意大利盲人歌手安德烈 • 波切利。

在之后的交谈中,久美抓住我的手不放。

他用手把我的脸从上到下细细摸过一遍,笑着说:

叔叔,您是个好人!


那个刹那,我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一个世人眼中身有残缺的孩子,却是那么的自信,对世界的看法是那么美好、积极。他扬起的笑脸,给予我许多能量。让我一下子从自以为是的捐赠者的心态上降了下来。

所谓做慈善、做公益,不仅仅是施与受的关系,不仅仅是给钱给物,更是平等的关注和互相的给予。

2004 年,我们启程去北极,北京大学生物系的潘文石教授来首都机场送行。潘教授是我国自然保护事业的先驱,大熊猫研究的大腕,常年扎根野外做调查、搞研究。

在机场,潘教授交给我两样东西,一个是北大崇左生物多样性保护基地的旗帜,希望我带到极点去。此外还有一封信,信的大意:


他非常佩服探险的英雄行为,他觉得探险是对大自然的尊重,与环境保护、生态保护等精神是一致的,他衷心祝愿我们成功。


但我知道自己身上没有教授所说的这种精神。

作为一个户外活动爱好者,我肯定不会有意破坏环境,但我仅仅把户外探险活动当作张扬自己个性的行为,从没想过把它作为一种社会正面的指向。

当然,我是个明白人,能读懂老教授的言外之意:


你是一个公众人物,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以高尚的行为带动整个社会!

我也可以变得更高尚一些!


从此,我再也不能为了张扬而张扬,应该尝试把自己的户外探险活动与公益活动结合起来。

探险有极,公益无限,在接下来的探险活动中,我都尽量赋予其一个公益主题。

南极,为了拯救白头叶猴进行募捐;珠峰,践行零垃圾登顶等等。

如果说潘教授的信,让我意识到自己可以做更多环保的事儿,参与阿拉善 SEE 生态协会,则让我受益良多。

2004 年 6 月,我受首创公司董事长刘晓光(已故)邀请,前往内蒙古阿拉善月亮湖参加阿拉善 SEE 生态协会成立大会。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的参与是很被动的,但参与之后,发现这么多天南海北的企业家聚到一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 ——

治理沙尘暴,那么热烈的讨论,那么的富有激情。

虽然有地域、文化、性格的差异,但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可以说,我在阿拉善是个受益者。我在这里学会了妥协,学会了包容。那么多企业家,都是老板,谁做谁的主?


开会得有规则,决策要讲民主。

在阿拉善,我们采用“罗伯特议事规则”实现程序民主。

还有,为了让事情进展下去,有时必须要把分歧放在一边,不妥协事情就进展不下去。

站在这个节点上往前看,我希望自己的第三个三十年,能把三分之一时间花在公益环保事业上。

8

分享四件

关于成长的法宝

  • 坚定的愿景

  • 适度的运动(包括无氧运动)

  • 健康的饮食

  •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不要成为没文化的运动人,也不要成为不运动的文化人。


我在 67 岁的时候,也就是 2018 年,开始学习体育项目蹦床。蹦床曾经是跳水、体操运动的辅助训练,后来成为奥林匹克的金牌项目。

进入第三个人生阶段,人体的柔韧性、身体的协调性是非常重要的。

人这一辈子,最难的就是认知自我。

对人们来说,全面地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的天赋,也知道自己的弱点。


成功的人,大多是靠最大化发挥自己的天赋。


所以我始终认为,成功才是成功之母。人们会在成功中获得自信和赞美。

失败并非成功之母,失败次数多了就彻底失败了。能扬长补短的地方尽量扬长补短,能克服短板,并且把短板变成优势,那更加难得。

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我卯着劲儿在 60 多岁的年龄去哈佛、剑桥读书。我没放弃,因为到了这个年纪,如果放弃,将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


- THE END -

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别忘了动动手指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您的朋友圈哦!


 粉丝福利?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

进入公众号后台,回复: 人才

免费领取人才梯队建设合集205份(人才盘点、胜任素质模型、人才继任...)福利

↓↓

二维码.jpg

关注回 人才 领取福利


欢迎你和我近距离接触交流

2019扫描下方二维码加我为好友

(让我们一起进步成长)

更多好文推荐


积分商城
积分商城
采购指南
在线购买
定制方案
资料下载
资料下载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人才招聘
成功案例
合作机构
帮助中心
隐私保护
会员权益
法律说明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BEST学院
微信公众号
BEST学院
微信小程序

© 2019 BEST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粤ICP备18116908号